•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听书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30.开战之时

驿路羁旅 / 2020-05-1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在金宫的大殿后方,处于神之眠中,在深度沉睡里的神王奥丁听到了梅林的声音。



    一个沉睡的人也不该做出过激的反应。

    他就那么躺在自己的石台上,任由狂暴的神力一点一点的被抚平,天后弗莉嘉就坐在这石台边。

    奥丁的妻子手边有盆水,她正在为自己的丈夫擦拭躯体。

    这一幕挺温馨的。

    但在金宫之外,场面就不那么温馨了。

    这个并不大的城市里也就那么几座城市,而现在,其中最大的那座,包围着金宫的整座城市都已经被武装化了。

    身穿金色盔甲的军团接管了这座城市,悍勇的军人们在城外列阵,从各个世界撤回的将军们统帅着自己的军团,守卫在自己的阵地中。

    如中世纪的桨帆船外形,却在魔法的加持下,可以在空中翱翔的逐天战机编队,在阿斯加德的天空中巡游。

    从金宫到彩虹桥,从城市到山脉的天际。

    就如飞行的候鸟,将冷冽的气息遍布了这方世界中。

    阿斯加德本土的所有军团都被动员起来了。

    甚至连民兵们都被派上了战场。

    今日,他们将在自己的神圣之地上,迎接其他世界的入侵者。

    他们不能退却,也不能失败。

    在神域主大陆之外,在那流向世界边缘的无尽之海上,平民们已经被迁徙到了数个大型岛屿中。

    连带着那些从各个世界撤离,来阿斯加德避难的外乡人。

    亚尔夫海姆的精灵,瓦特阿尔海姆的侏儒,一些逃亡的巨怪,一些不愿意参战的和平巨人,还有零零总总的,数以千计的其他种族。

    数量挺可观,大概数百万人之多。

    阿斯加德人力量强大,寿命绵长,就如神的子民,但在数量方面,相比地球,可就差的太远了。

    这大概也是所有长生种的通病了。

    从主大陆的城市向外海延伸的彩虹桥终点,在那个如小型宫殿一样的彩虹桥控制枢纽之外,也有数目惊人的军团在拱卫。

    这是阿斯加德神域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也是必须被控制住的军事通道。

    一旦入侵者们控制了这里,他们就可以肆意使用彩虹桥,将散布在其他世界的破坏者们放入神域中。

    而彩虹桥只要在阿斯加德人手里,那些目前还分散在其他世界中的卫戍军团,便随时可以加入战场。



    对于他们而言,空间的阻隔并不是那么重要的,这大概也是为什么神域人没有第一时间撤回所有军团的缘故。

    在关键时刻,那些分散在各个世界中的军团,就能成为阿斯加德人最后的预备队。

    正因为如此重要,所以此地在过去数千年中,都是被阿斯加德最善战,最可靠,最忠诚的将军海姆达尔阁下守卫的。

    在现在这个战争随时会开启的时刻,海姆达尔也如以往一样,坚守在自己的阵地中。

    无人知道入侵者们的第一波攻势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所有人都在等待。

    金宫深处,神王奥丁的宝库中。

    在永恒之火的火盆燃烧时投影于地面的阴影中,穿着黑色长袍的梅林大君迈步从其中走入,没有惊动任何人,他如幽灵一样悬停于晦暗的地面之上。

    他的腰间悬挂着锁链束缚的渡鸦之书,看上去颇有种施法者应有的气度。

    温和,平静,理性且超然。

    他对身前摆放在展览台上的,那布满了铁锈的火焰巨人颅骨说



    无人回应。

    在一片死寂中,唯有火盆燃烧时发出的爆裂声。

    他抓起沉重的铁质颅骨,将它悬停在永恒之火上,他能感觉到,这颅骨中的灵魂正在嘶吼着,它在渴望那火焰的焚烧。

    两者之间,具备某种神秘的联系。

    “我提醒一下”

    大君轻声说

    “我们之间也有个约定,也许你会觉得违约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

    “但苏尔特尔,我既然敢把你释放出来,我就有绝对的把握,在任何时候都能阻止你实现你毕生的渴望。”

    “你距离它只剩下最后一步更何况,我要的也不多。”

    锈迹斑斑的颅骨在大君手中跳动着,嗡鸣,就如某种催促,某种无法抑制的渴求。





    梅林嘴角闪过一丝笑容,下一刻,他的手指松开。

    被束缚于手中的铁质颅骨砸在永恒之火的火盆上,那燃烧的火焰在这一刻猛地暴起,就好像是篝火堆里被泼上了一盆油。

    “轰”

    它开始散发出如太阳一样的热量。

    火焰,火焰跳动的越发肆意,在空中勾勒出种种奇特的形状,咆哮的野兽,日月星辰。

    铁质的颅骨在熊熊燃烧的烈火中融化,那些糟糕的锈蚀一点一点的被剥离,而在那颅骨黑洞洞的眼眶里,有流光闪耀。

    “吼”

    渡鸦后退了一步,融入了火焰之下更深沉更扭曲的阴影中,在他消失的那一刻,一声低沉的咆哮从火盆中暴起。

    摧毁

    摧毁

    翻滚的烈焰风暴在一秒内膨胀到了吞没大半个金宫的程度,它从宫殿内深处向上燃烧,一切阻拦的物质都被吞入其中,被丢入烈焰的野兽大口咀嚼的地狱里。

    在彩虹桥上,闭目养神的海姆达尔骤然回头。

    在他那看穿万物的视线中,一道火焰的门扉在金宫之上的天际洞开,焚烧的火柱向两侧开启,就如一只缓缓睁开的眼睛。

    在那巨大的烈焰之瞳中,翻滚的火焰被某种力量吸引着向内飘动,一个如山一样的身影从烈焰之瞳里漫步走出。

    就连天空和云层都被点燃了。

    那巨人拖着一把黑色的,熊熊燃烧的巨剑。

    在它迈开脚步,踩入现实世界的那一刻,整个金宫都被爆发的火焰吞没。

    整个神域的温度都在这一刻飞速提升,在那烈焰漫卷形成的火焰龙卷之中,对自己的登场异常满意的火焰之王苏尔特尔那模糊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炙热的笑容。

    它挥起手中的黑剑,在一次随手劈砍之间,十分之一个城市就被烈焰吞没。

    火焰之王从阿斯加德最核心区域的登场,让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挑战的阿斯加德人目瞪口呆。

    入侵者没有从外界来

    入侵者从他们背后来

    城市外的战线几乎是在顷刻间就混乱了起来。

    而在那让人满意的混乱中,苏尔特尔低沉的声音,也如黄钟大吕般响起,仿佛在昭告这个世界的毁灭到来。





    “我来了”

    苏尔特尔狂笑着向前迈出一步,焚尽万物的烈焰从它背后爆发,就像是整个阿斯加德的所有山丘,都在这一刻变成了喷涌的火山。

    海姆达尔的目光在这一刻稍显呆滞。

    沉睡的奥丁还在那里天后还在那里

    “不”

    善战的将军抽出背后的战剑,就要带着军队前往城市中,但下一刻,海姆达尔战盔之下的双眼就转向另一侧的天际。

    在那里,在那世界云层之上,一支黑色的舰队正从潜影中浮现。



    就如悬停于天际的巨型长剑,由黑色的,坚固的金属打造,数百万吨的钢铁在战舰中部点燃的红色推进器的作用下,切开云层,缓缓降落。

    就像是悬浮在天空的山丘,一艘艘利刃型的掠夺舰从那战舰两侧快速飞出,和阿斯加德的逐天战机编队混战在一起。

    各色的光柱在空中闪耀,对撞,爆炸,火光,嘈杂的战争之音在瞬间遍布了整个神域的天际。

    那是黑暗精灵的舰队

    它们来了

    在主城外的军阵中,希芙将军抽出了利剑,准备反身前往城内迎击来袭的烈焰之王,但在她调转战马的那一刻,一丝冰冷的感觉出现在她脸上。

    希芙抬起手,一朵雪花落在了她的手甲上。

    造型完美的雪花,六边形,煞是好看。

    但希芙看到这东西,就像是看到了世间最恐怖的玩意,她骑在战马上,在突兀出现,又越发肆意的落雪中,她回头看去。

    看着不远处的那方翻滚不休的海面。

    一抹白色的光影在闪耀着,像极了冬天时被寒冷覆盖的玻璃,但那里明明空无一物。

    不,不对

    那里有东西,空间,不可见的空间。

    它在被另一股力量从世界之外冻结,它会变得脆弱,就像是脆弱的玻璃,轻轻一碰,就会碎裂开。

    “咔”

    如玻璃破碎的声音在希芙耳中响起。

    蛛网一样的裂痕在海面上浮现,那些黑色的裂痕在膨胀,生长,速度极快。

    快到希芙根本来不及发出示警。

    “砰”

    在无尽之海上,白色的光芒如利剑一样刺穿了这方世界的空间,那些飞舞的霜雪聚集于白色的光点中,就好像冬日突兀出现。

    在寒风呼啸之间,一只雪白的脚丫从白光中迈出,细长的小腿,黑纱的长裙,冬日的挽歌。

    寒冷的力量在咆哮,在迎接它们的主人。

    斯卡蒂女神走入了神域中,在她出现的那一刻,翻滚的大海就被冻结起来。

    从她站立的地方作为源点,白色的海潮朝着四面巫师们知道此时该做什么,在符文的光芒闪耀中,庞大的冰霜防护结界被撑起。

    快速蔓延的冰霜被挡在那结界之外,让剩下的海水不被冻结。

    但结界挡得住法术,却挡不住在冰川上奔驰的霜巨人们。

    “嗖”

    阿斯加德神射手射出了第一波燃烧的箭,将迎头冲来的霜巨人们射倒在地,但数千头冰霜蛮兽的嘶吼中,双方的战士在一刻正面接敌。

    “呜呜呜呜”

    低沉的龙骨号角声从彩虹桥尽头传来,海姆达尔吹响了号角,那苍凉的声音传遍了整片神域的大地。



    在这片大地上,在所有神域人的家乡中

    死战不退

    战争开始了。

    再不需要犹豫了,再不需要恐惧了

    拔刀上吧。

    “海姆达尔,接我们回去”

    彩虹桥前,正在和沿着冰川冲上桥面的亡骨军团殊死搏斗的守门人突然听到了托尔的呼唤。

    海姆达尔诧异的回头看着身后的彩虹桥控制台,作为阿斯加德的统军大将,他是知道托尔和洛基被天后派出去执行秘密任务了。

    据说那是事关可以左右战局的某种力量。



    “我们拿到了宝石还有强援”

    洛基尖锐的呼唤声在下一刻响起,这让海姆达尔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他指挥着士兵们挡住眼前汹汹而来的亡骨军团,自己回身冲入指挥台,将手中的利剑刺入控制台中,在利剑旋转之间,彩虹桥的门被打开。

    绚丽耀眼的光芒窜动着,在咬牙者和磨牙者的嘶吼声中,巨大的山羊战车从光门里冲了出来。

    那本来最多坐4个人的战车上,密密麻麻的坐着20多个人。

    严重超载

    像极了地球上某个国家的火车启动时的场景,就连战车两翼的扶手上都以叠罗汉的姿态坐着一群人。

    托尔和洛基骑在拉车的山羊上,托尔身后是一只穿裤子的鸭子,而洛基身后是个穿着金色战甲缠绕着飘带的女人。

    “战争已经开始了”

    在冲入彩虹桥的那一刻,洛基看到了已经布满了彩虹桥的亡骨军团,也看到了天际中在激烈交火的战机编队和黑暗精灵的战舰。

    “洛基快把宝石带去给母后”

    托尔更直接,他抓起战斧从山羊上跳下来,对身后的氪星人们喊到

    “剩下的兄弟们”

    “随我来”

    顶点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完本小说_第九中文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wanbenxiaoshuo.cc) 手机版:m.wanbenxiaoshuo.cc】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